中國教育年終大盤點:20項重點政策
2018年12月28日16時16分    閲讀:18150
供稿單位 / 本站

2018年9月,黨中央召開全國教育大會,這是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召開的第一次教育大會,謀劃了我國教育改革發展的宏偉藍圖,開啓了教育現代化建設的新徵程,是我國教育發展史上新的里程碑。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站在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高度,深刻總結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教育事業改革發展取得的顯著成就,深入分析了教育工作面臨的新形勢新任務,科學回答了關係我國教育現代化的重大問題,對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教育工作作出了重大部署,為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指明瞭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關心教育工作,5月2日考察北京大學並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抓好堅持辦學正確政治方向、建設高素質教師隊伍、形成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三件基礎性工作,辦出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培養社會主義合格建設者和接班人,同時對廣大青年提出了殷切期望;先後給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勞模本科班學員、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1502班團員青年、陝西照金北梁紅軍小學學生、“一帶一路”青年創意與遺產論壇的青年代表、中央美術學院老教授回信,致信祝賀西藏民族大學建校60週年,就青少年近視綜合防控工作做出重要指示。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先後印發《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專門就教師隊伍建設、學前教育發展做出頂層設計和系統部署,為教育優先發展破解難題、謀篇佈局。教育部也會同相關部門密集出台了一批新政,不斷推進教育改革向縱深發展,推動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工作取得新突破。以下是我們梳理的20項重點政策。

1. 我國高等教育領域首個教學質量國家標準發佈

1月,教育部發布了《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類教學質量國家標準》,這是向全國、全世界發佈的第一個高等教育教學質量國家標準,與全世界重視人才培養質量的發展潮流相一致,對建設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高等教育質量標準體系具有重要的標誌性意義。《國標》涵蓋了普通高校本科專業目錄中全部92個本科專業類,明確了各專業類的內涵、學科基礎、人才培養方向等,教育部將推動《國標》的應用,讓標準發揮以標促改、以標促建、以標促強的作用。

2. 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

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審時度勢,立足新時代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黨中央出台的第一個專門面向教師隊伍建設的里程碑式政策文件。《意見》將教育和教師工作提到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度,明確了教師隊伍建設的戰略意義、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目標任務,對於建設教育強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3. 加快推進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脱貧攻堅

1月,教育部、國務院扶貧辦印發了《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脱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這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扶貧開發戰略思想的重要舉措,將聚焦深度貧困地區教育扶貧,用3年時間打好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脱貧攻堅戰。《方案》提出,要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脱貧基本方略,以“三區三州”為重點,以補齊教育短板為突破口,以解決瓶頸制約為方向,推動教育新增資金、新增項目、新增舉措向“三區三州”傾斜。力爭到2020年,“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教育總體發展水平顯著提升,實現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教育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

4. 實施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

2月,教育部等五部門印發《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18-2022年)》。這是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加強教師隊伍建設、提升教育質量水平的戰略性舉措,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重大決策部署的關鍵一招。《計劃》針對當前教師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從師德教育、培養規格層次、教師資源供給、教師教育模式、師範院校作用五個維度,提出五項重點任務,將主要措施明確為十大行動,力求振興教師教育,從源頭上加強教師隊伍建設。

5. 促進職業學校校企合作

2月,教育部等6部門聯合印發了《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與2017年底國辦印發的《關於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共同形成了把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引向深入的政策“組合拳”。《辦法》突出促進、規範和保障三個關鍵詞,通過明確職業學校校企合作的目標原則、實施主體、合作形式、促進措施和監督檢查等,建立起校企合作的基本制度框架,對迴應戰線和社會多年的呼聲,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奮力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具有重要意義。

6. 高等學校人工智能創新行動計劃開啓

4月,教育部印發《高等學校人工智能創新行動計劃》。這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人工智能發展舉措部署,引導高校主動深化改革、加大探索力度,通過創新型人才的培養為我國人工智能發展提供科技和人才支撐,推動我國佔據人工智能科技制高點的重要舉措。《行動計劃》從“優化高校人工智能科技創新體系”“完善人工智能領域人才培養體系”“推動高校人工智能領域科技成果轉化與示範應用”三個方面提出18條重點任務和3個細化專欄,為支持高校提升人工智能領域科技創新、人才培養和服務國家需求等能力提供了有力指導。

7. 推動高等學校開展學位授權自主審核工作

4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印發《關於高等學校開展學位授權自主審核工作的意見》,同時下發《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關於印發學位授權自主審核單位名單的通知》,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20所高校獲准開展學位授權自主審核。高校開展學位授權自主審核工作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關於“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部署和國務院“放管服”要求的重要舉措,將進一步深化學位授權制度改革,促進實現研究生教育內涵式發展。

8. 全面加強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制學校建設

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全面加強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制學校建設的指導意見》。兩類學校是我國教育體系的“神經末梢”,是農村義務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辦好兩類學校,是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加快教育現代化的重要任務,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基本要求,是打贏教育脱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有力舉措。《意見》針對兩類學校發展滯後問題,提出了統籌佈局規劃、改善辦學條件、強化師資建設、強化經費保障、提高辦學水平五個方面解決措施,目標是到2020年,基本補齊兩類學校短板,進一步振興鄉村教育,基本實現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為鄉村學生提供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

9. 健全完善高校黨建工作體系

5月,教育部黨組印發了《關於高校黨組織“對標爭先”建設計劃的實施意見》和《關於高校教師黨支部書記“雙帶頭人”培育工程的實施意見》。這是深化落實全國高校思政會精神,加強和改進黨對高校的全面領導的重要舉措。《“對標爭先”實施意見》將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融入高校黨組織建設各項工作,提出實施“十百千萬”工程,計劃以兩年為一個週期,面向全國高校培育創建10所黨建工作示範高校、100個黨建工作標杆院系、1000個黨建工作樣板支部。《“雙帶頭人”實施意見》是加強高校教師思想政治工作、建設高素質教師隊伍的實舉措,明確了“雙帶頭人”教師黨支部書記的選任標準、選任方式、重點任務、培養教育、示範引領等5方面任務要求。

10. 我國首份國家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發布

7月,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發佈《中國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此報告基於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自2015年起開展的國家義務教育質量監測第一週期六個學科的監測數據,是我國首份國家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報告集中展示了10條結論,包括學生人生價值取向積極,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了解情況良好,具有良好的行為規範;學業表現良好,綜合應用能力相對薄弱;體質健康狀況總體較好,肥胖、近視和睡眠不足問題較為突出等。同時,報告對如何進一步提升義務教育質量提出建議,為改進學校教育教學、完善教育政策提供了依據和參考。

11. 實施師範生公費教育

7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教育部等部門《教育部直屬師範大學師範生公費教育實施辦法》。這是落實《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決策部署的一項改革舉措,是吸引優秀人才從教、培養黨和人民滿意的“四有”好老師的一項關鍵制度。《辦法》確立了師範生公費教育制度,從選拔錄取、履約任教、激勵措施、條件保障等方面對部屬師範大學師範生公費教育政策做了系統全面的規定,自印發施行之日起,標誌着我國師範生“免費教育”升級為新時代“公費教育”。

12. 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

針對近年來人民羣眾反映強烈的一些校外培訓機構開展違背教育教學規律和素質教育要求的“應試”培訓,增加學生過重課外負擔,加重家庭經濟負擔等問題,今年2月份以來,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先後印發了《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關於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等,推動開展為期1年半的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這是推進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構建長效管理機制的一個重要文件。《意見》按照依法規範、分類管理、綜合施策、協同治理的原則,針對當前校外培訓機構存在的有安全隱患、證照不全、超前培訓、超標培訓等突出問題,提出了明確設置標準、依法審批登記、規範培訓行為、強化監督管理四項具體措施。

13. 加快“雙一流”建

8月,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印發《關於高等學校加快“雙一流”建設的指導意見》。《意見》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和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考察時的重要講話精神,對當前高校落實“雙一流”建設總體方案和實施辦法提出具體指導,進一步明確建設高校的責任主體、建設主體、受益主體地位,引導高校深化認識,轉變理念,走內涵式發展道路,確保實現建設方案的目標任務。

14. 籌好用好管好教育經費

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調整優化結構提高教育經費使用效益的意見》。《意見》再次明確,保證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比例一般不低於4%,進一步鞏固了教育在現代化建設中的優先發展戰略地位。針對教育經費投入使用管理中存在的多渠道籌集體制不健全、一些地方經費使用“重硬件輕軟件、重支出輕績效”、監督管理有待進一步強化等問題,《意見》以調整優化結構為主線,突出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對教育經費投入、使用、管理提出了完善教育經費投入機制、優化教育經費支出結構、科學管理使用教育經費的三方面要求。

15. 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

8月,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這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學生近視問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的重要舉措。《方案》明確了家庭、學校、醫療衞生機構、學生、政府相關部門應採取的防控措施,明確了各部門防控近視的職責和任務。《方案》提出,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近視高發省份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到2030年,實現兒童青少年新發近視率明顯下降、視力健康整體水平顯著提升,6歲兒童近視率控制在3%左右,小學生近視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視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階段學生近視率下降到70%以下。

16. 規範中小學生競賽活動

近年來,一些社會團體和企事業單位面向中小學生開展了諸多不同層次、不同類型的競賽活動,有的違反規定擅自組織進行,有的存在嚴重“應試”傾向,有的與招生入學掛鈎,有的名為發展教育實為謀取利益,造成了中小學生過重課外負擔,嚴重影響了中小學校正常教育教學秩序。今年2月,教育部發出《關於規範管理面向基礎教育領域開展的競賽掛牌命名錶彰等活動的公告》,查處了一批違規競賽活動。9月,印發了《關於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管理辦法(試行)》,對競賽的申報、認定、舉辦和日常監管作出詳細規定,強調競賽產生的結果不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的依據,在競賽產生的文件、證書、獎章顯著位置,要標註教育部批准文號以及“不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依據”等字樣。

17. 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

9月,教育部印發《關於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 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簡稱“新時代高教40條”)等文件,實施“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高教大計、本科為本,本科不牢、地動山搖,本科教育在人才培養工作中佔據基礎地位。“新時代高教40條”堅持“以本為本”,全面推進“四個迴歸”(迴歸常識、迴歸本分、迴歸初心、迴歸夢想),針對高水平本科教育建設的重點難點問題,以實施“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為牽引,提出系列創新舉措,打出改革“組合拳”,包括加強課程思政建設,促進學生刻苦學習,提高教師教學能力,打造一流本科專業,推進慕課建、用、學、管,深化協同育人機制,加強質量文化建設,強化主體責任等舉措。

18. 加強新時代教育系統高層次人才隊伍建設

9月,教育部黨組印發了《“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管理辦法》。這是當前我國高等教育發展進入新的歷史階段,面對新時代新任務新要求,對“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做出的進一步調整完善。《辦法》突出政治引領、立德樹人、需求導向、依法管理、選用並重,涵蓋崗位設置、申報遴選、評審評價、管理使用等各個環節。《辦法》提出,將“堅持正確政治方向”作為長江學者人選的首要條件;將立德樹人作為長江學者首要職責;聘期結束後不得在項目申報、評審評價中使用稱號。

19. 深化師德師風建設

11月,教育部印發《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新時代中小學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新時代幼兒園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準則聚焦新時代新要求新形勢新問題,重點針對主要問題、突出問題進行規範,是對之前教師職業道德規範和“十條紅線”、“紅七條”等師德底線的繼承和發展。準則結合高校、中小學、幼兒園教師隊伍不同特點,分別提出堅定政治方向、自覺愛國守法、傳播優秀文化、愛崗敬業、關愛學生、誠實守信、廉潔自律等方面十條要求,每一條既提出正面倡導,又劃定師德底線,也為教師嚴格自我約束、規範職業行為、加強自我修養提供了基本遵循。配合準則出台,還制定了《關於高校教師師德失範行為處理的指導意見》《幼兒園教師違反職業道德行為處理辦法》,修訂了《中小學教師違反職業道德行為處理辦法》,建立起違規懲處和責任追究機制。

20. 深化改革規範發展學前教育

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黨中央出台的第一個關於學前教育工作的政策文件,對新時代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作出重大決策部署,進一步明確了學前教育改革發展的前進方向和重大舉措。《意見》進一步確立學前教育公益普惠的基本方向和發展目標,明確了到2020年的發展目標和到2035年的中長期目標,針對有效破解“入園難”“入園貴”問題,就優化佈局與辦園結構、拓寬途徑擴大資源供給、健全經費投入長效機制、大力加強幼兒園教師隊伍建設、完善監管體系、規範發展民辦園、提高幼兒園保教質量、加強組織領導等作了具體部署。


(《中國教育報》/供稿 艾豐/編輯)